网站首页 > 八卦 > 乔四爷的故事

乔四爷的故事

来源:小黑 2015-07-05 21:19:40 参与评论
乔四爷
乔四爷

其实四爷本来不姓乔,姓宋,名永佳。四爷小时候在家里排行老四,在他家的村头有一座桥。他每天早上都去桥上呆上一会(狠人都有怪癖),后来出来跑江湖不能把真实姓名透露出来,所以就化名成与桥谐音的:乔姓了,这就是后来所说的乔四。至于四爷的真实姓名很少有人知道。

人物概述

乔四的真实姓名叫宋永佳,1991年6月被处决时年仅43岁,却有20多年的犯罪史,先后因盗窃、赌博、流氓伤害、投机倒把等5次判刑成为阶下囚。当时,政府的动迁、规划、基建等部门在城建中十分头疼“钉子户”,乔四瞅准了这个行当,联络起一批地痞流氓和“两劳”释放人员亡命徒,专门“帮助”政府“拔钉子户 ”。哪里出现“钉子户”,乔四就带人找上门去,要么威胁恫吓,要么大打出手,打着政府的牌子,以恶开道,没有拔不掉的“钉子户”。乔四集团由此出了名,一些拆迁、建筑单位纷纷高价聘请他们去拔“钉子户”,只要乔四带人去,没有一个不怕不听招呼的。乔四看准了这一优势,乘机拉起了拆迁队,哪个工程赚钱就往哪里钻,弄不到手他就派人去威胁、捣乱,最终都一个个弄到手才罢休、凭着他的恶行霸道,很快垄断了全市拆迁业。哈尔滨市道里市场拆迁、两个拆迁队竞争,乔四派人把人家打跑,用8万元枪过来,转手以18.5万元转卖给他人,轻易获利10万多元。某拆迁工程以340万元招标,乔四凭着垄断市场的优势,硬逼着人家提到400万元给他,他一次净赚60万元……乔四凭着流氓霸道不仅使集团气吹一样“富”了起来,而且统治了小克、小飞、郝瘸子、杨馒头四个流氓团伙,成了哈尔滨市黑道“老大”。乔四集团渐渐垄断了全市拆迁业、建筑业,并霸占了许多酒店、舞厅、夜总会以及汽车修理等市场,强拿恶要,敲诈勒索,滥伤无辜,为非作恶,成为危及全市安定的一股黑水。就是这样一个黑道霸头,竟然被市拆迁业和建筑业冠以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并提升为龙华建筑公司副总经理!

关于四爷发迹的历史那就长了要是说估计比坏蛋那部书还要长,大概的一个过程就是他本人从一个包工头起家与各个道上的势力争斗,最后统一了黑龙江乃至整个东北的黑道,其实四爷不是象“谢文东”说的那样有勇无谋,如果四爷没头脑能一统黑道吗?能跟政界要员打交道吗,至于后来得罪中央某位领导人,那也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的 。

乔四的起家主要靠的是当时承包老城改造的拆迁工程,哈尔滨遍地是刺头,这拆迁的活虽然利润丰厚可决不是个好干的活。眼看工程要开工,乔四把住户招到一起,一菜刀把自己的小指给剁了下来。当众说:“谁要能照着做一遍,就可以不搬。”结果没人应声,拆迁任务很快圆满完成。因为事情干的干脆利索,乔四就此红了起来,结交了不少包括副市长在内的大员,从此有了可靠的政治保护伞。

至于四爷当年怎么具体叱咤风云的你来东北随便找个混过的人都能给你讲上几天。

乔四爷当初在哈尔滨号称“夜夜作新郎”,当时在哈尔滨可谓横行一时。他最开始包建筑工程,发了家,同时养了一批打手专门替他收保护费,抢女人,砍人。当时所有的工程项目都必须经他的手往出包,第一,他和黑龙江省高层关系很密切。第二,没有人敢和他抢生意。他还收取保护费,没有人敢不交。乔四在哈尔滨的坐驾是一辆黑色奔驰,车号是黑A88888,他的车没有交警敢拦,所有哈尔滨的车见了都要让路,比警车开道还管用。只要他看上了大街上哪个女人,就如同香港电影黑社会一般,车停到你身边,然后窜出两个人给你架到车里,开起来就走,他强奸过后一般会给10000元,那时好象是90年代中期,10000不少啊。被他糟蹋的良家妇女可以说不计其数。加上妓女,交际花,所以他号称“夜夜作新郎”。如果哪个有钱人想把仇家作了,只要找到乔四,给足够的钱(据说一条腿10万,一条命30 万),保管哪个仇家死掉。乔四不仅和黑龙江省公安厅等狼狈为奸,而且是省长的座上客。当时乔四在哈尔滨可谓风光无限,连我们家乡那里(在哈尔滨东北380 公里)只要谁说和乔四爷有关系,那马上成老大。可以说在黑龙江的范围内,没有人能够管得了乔四。

人物发迹

曾几何时,乔四还仅仅是一名小小的瓦工,但在工作中他发现政府的动迁、规划、基建等部门在城建中十分头疼"钉子户",乔四瞅准了这个行当,网罗几十个弟兄,专门"帮"政府拔"钉子户"。凭借耍手腕、行贿和施暴,没过多久,即成了哈尔滨市龙华建筑工程公司副经理、龙华一工区主任。

1986年5月,乔四因为承揽新发小区拆迁工程与另外两个拆迁队发生纠纷。他在工地大打出手,先伤一人,后又用啤酒瓶打昏另一人。他还气焰嚣张地宣称:"这儿的活不准你们干,都滚。"迫使另外两个拆迁队退出了这一拆迁工程。

乔四以8万元承包了道里菜市场的一部分拆迁工程,转手一倒卖,就赚了10万元。在北环路拆迁工程中,乔四获暴利63万元。几年过去,乔四就霸占了哈尔滨市大部分拆迁市场,拆迁一行几乎变成了"乔四天下"。

小克和郝瘸子也均有合法身份作掩护,一个是公司经理,一个是酒店老板,但他们得以发家和积累财富的主要手段是赌博。在赌博中,小克最高一次抽头就达9万元。他们赌博,常常一次输赢就是十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元。

乔四等人不仅手段残暴,生活也可以说是花天酒地,荒淫无耻。

他们有的建有占地4000平方米的豪华乡间别墅,有的拥有高级轿车和现代化通讯工具。在酒席上点一首歌,乔四随手即可甩出2000元酬金;去酒店吃饭,要占最好的单间;到高级宾馆住房,要包最高级的房间,即使已住了客人,也得给他马上搬走…… "乔四"等人也明白,要想不出事只靠打打杀杀是不行的,必须要找到靠山。于是他们利用金钱和美女将干部队伍中的一些意志薄弱者拉下了水,其中包括个别公安司法机关的干警。他们被拉下水后,置党纪、政纪和法律于不顾,有的为其巧取豪夺大开绿灯,有的为其出谋划策充当"军师",更有甚者,在他们犯罪被抓获后,竟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开脱。这些人成了他们进行犯罪活动的保护伞。

据有关部门调查,在这些"保护伞"有关案件中触犯刑律、构成犯罪的有九起,涉及到省人民银行、省委办公厅、哈尔滨市车辆厂、省供销社、哈尔滨市汽车公司及其他部门的一些干部。

乔四在发家后手下拢落了不少炮手,最有名的是个姓李的朝鲜族人,个头只有1。68,下手却特别狠,在乔四落网后他只身闯了京城,控制了北京西城的多数朝鲜饭馆,直到几年前才伏法。乔四在有了钱后除了贿赂高官就是每天歌舞升平,花天酒地。当时有个说法是“夜夜做新郎”,但不破坏社会治安。

八十年代末哈尔滨的黑社会主要有2大1小3股势力,其中能和乔四相提并论的是开舞厅的郝瘸子,杨馒头。乔四和郝瘸子最后因生意问题翻了脸,郝瘸子被乔四手下的炮手用猎枪打断了双腿,落下残疾。从此乔四一人独大,称霸了整个哈尔滨市。

得罪李瑞环

乔四的被捕很偶然,有两个版本,一是说李瑞环在哈尔滨视察时,车队正行进,被乔四的奔驰车给超了,李瑞环很纳闷叫查查,最后一查发现是黑社会。

乔四就此上了黑名单。

还有一种说法是,李瑞环下榻酒店时,看见前呼后拥来了另外一群人,李瑞环就问是哪位中央领导。手下的不敢说,李瑞环回京后知道了真实情况马上批示要严办。

后来的抓捕过程是中央直接派人接管了下属的公安局。乔四团伙主要骨干基本是同一时间全体落网。

最后乔四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死刑的地点是在个荒山的上,四面围满了武警,据说乔四死的时候很镇静,只说了句:“我这辈子,够了”

行刑的当天,哈市人民大奔丧,人人黑西服,胸前白花,几百辆车排成长龙在警察眼皮底下游街,警察也无可耐何。

乔四死后,哈尔滨的黑社会势力一时间如鸟兽散,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不久就又恢复了原气。

乔四乔大侠的故事在哈尔滨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传奇,很多哈尔滨人怀念乔四统制下的好治安,至少黑枪不泛滥。。

传闻这位大哥在行刑前连毙七枪才倒

覆灭经过

乔四在东北无法无天那是公认的,但乔四有些太过嚣张了,所以造成了日后的失败。李瑞环到哈尔滨视察,前有警车鸣笛开道,所有的车都让了,只有一个车竟然从李瑞环的车旁超了过去,就是乔四的奔驰。

李瑞环当时大为愤怒,但是只是问了一句是“谁的车”,答是“ 乔四的车”。然后在没说什么。后来在哈尔滨有人向他反映乔四的事情,当然乔四的罪行很大,他最后痛下决心,要敲掉乔四。李下的命令黑省总是以查不出之类的理由掩护,本来当时还没从北京调人,他与黑龙江省委副书记黑龙江公安厅厅长组成专案组调查,专案组成员都是肩膀上“花”多的,一共算他们3个当时是83个人。但是次次抓捕抓不到就一次次的裁员。不过黑龙江是没人动的了他的。回北京后,为了怕黑龙江省公安厅走漏了风声,抓乔四时没用黑龙江当地的警察, 李瑞环回到北京撤空哈尔滨全部警力从北京调来武警直接从公安部派人下来抓乔四,直接从北京调去了多名特警。到了最后就剩他们3个,李大怒请示当时的党中央直接从北京调了多名特警在没惊动黑省厅的情况下当时本是这样的(有些书提到这处但是把事实都美化了不过我得说实话)特警把乔四的住宅围住,乔家N条大狼狗(就是警犬也不知道他从哪弄的)

特警以为乔在屋里喊话后,对方反抗(乔手下)结果就跟辽沈战役一样,狂包围后,开了枪(因为里面反抗)最后发现没乔其实不在屋里早跑了!结果还是被乔四提前知道,并逃脱了。

消灭了乔四 集团 战斗过程及其惨烈!!!!!

其中成员郝瘸子,洋馒头都在这次战役中英勇就义 乔四和小飞筋疲力尽被擒。

杀手小克正巧在绥芬河没有参与战斗后来终于被设下圈套,乔也知道李的厉害了,想来探风(这时的乔还很狂他是以谈判身份出现的),李当然没直接见他。乔出现之后就被捕了(当时场面是这样的:乔被抓,说了句:S局开什么玩笑?

对方说谁跟你开玩笑,抓的就是你乔四)最后在一个出租车里被抓获 ,一次抓起来数百人,毙了几十人逮捕归案 这样乔落网之后乔知道自己必死。当时快过新年了。乔出10W想过了年再死,乔四在狱中出价数十万,想过了春节后再死,没办成。李瑞环下令杀!这样乔四覆灭了。

乔四。小飞,小克都在1991年初被枪决

冷血杀手

乔四手下精英如云,而第一杀手就是李正光。

乔四那年和杨馒头争拆迁工程--当时政府的动迁、规划、基建等部门在城建中十分头疼 “钉子户”,乔四瞅准了这个行当,网了几十个弟兄,专门“帮”政府拔“钉子户”。那时李正光还名不见经传,他被派去摆平此事。黑帮间这种争地盘、抢生意的事通常是以死伤多寡定胜负,结果李正光和几个弟兄安然回来了,拆迁工程也记在了乔四的名下。杨馒头还差人捎话来--这次出让,是看李正光的面子。

杨馒头绝非善类,是乔四一直要“灭”却又奈何不得的人物,他却将仅有一面之缘的李正光当作朋友。也是从那件事起,乔四开始注意李正光--这个说话不多、心思缜密的朝鲜族小伙子。

李正光很快成了乔四的左膀右臂。哈尔滨南岗公安分局的方波印象最深的是,杨馒头、小克、小飞、郝瘸子四个在哈尔滨响当当的黑帮头面人物几年后被乔四收编时,五人每每言语不和,欲拿刀动枪时,都是靠李正光上下协调。这五个黑帮头目谁都不是吃素的,但李正光说话,他们肯听。以“仁义”打天下,李正光的名声至今仍存。采访中我们遇到一个已经洗手不做的黑道人物,他的回答斩钉截铁:你们放心,关于李正光的事,我什么都不会说,我不会出卖朋友。

道上的人很多愿意跟李正光混,他们对一件事津津乐道:李手下的一个弟兄失了势,被一伙“刀枪炮”抓走。那是个很底层的小打手,在道上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李正光一个人去了,连他平日放在怀中的锯短猎枪也没拿就去了。他说:你们要是砍我兄弟,我来替他挨。我自己把手剁下去。在他手起刀落的一刹,被拦住了,小打手随后也被放了。

这件事采访中很多人提及,说法虽然大同小异,但人们对李正光的“重义气”感慨依旧。




乔四爷的故事由1900娱乐网诚意奉献。
当前地址:https://www.3400.org/bagua/qiaosiyedegushi/
责任编辑:小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番号网立场无关。
0% (0)
0% (0)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

番号网版权所有,欢迎转载